丢一个前期设定的局部
希望答辩顺利🙏

很久以前想的梗

还是内战带球跑的梗,想看到616和EMH的罐罐儿过来帮忙带孩子。小触角是最擅长的那个。 然后队长们逐个出现领走自己的Tony ,最后那个领走了一个Tony 和一个孩纸:3 ​​​

果然还是很想看,有人想写吗ಥ_ಥ

给配插图哦,我最擅长画养娃了ಥ_ಥ

之前为队长庆生画的w

但是由于各种事(懒)耽误了

再说一遍队长生快吧w

说起来我好像是第一次画队长单人w

#美国队长0704生日快乐##盾铁#

又迟了_(´ཀ`」 ∠)_不过有总比没有强,现在连ps也会给我崩了,连着崩了三次,只好先放个草稿局部了_(´ཀ`」 ∠)_

祝队长生日快乐!!!!!! ​​​

该换电脑了该换电脑了不换不行了,妈的都5年……_(´ཀ`」 ∠)_

帮朋友做过的小人设

没有画风好苦恼想要画什么都画不出来只能一直在自己的舒适圈里打滚,想要酷炫的风格但很多又实现不了回头发现什么都画不完什么都画不好也什么都没积累上
难道真要承认自己就不适合那种酷炫风吗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在硬往那个方向掰难受
感觉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画技而是心态吧

联创小组合影w
很高兴和大家奋斗两个月www大家辛苦啦( ´▽`)
毕设加油!!!

纯吐槽

看到首页上画师和主催撕逼的事情。
突然想到很久以前一个主催找我约DW的稿子,开价极低……然后说要等全稿出来后再视完成度加钱……我拒绝了,对方还说反正有很多(微博)粉丝很多的太太也参加,不缺你一个
我(exo???那你干嘛还来找我)

【盾铁】Hushabye Mountain 03.

嗅到了见面的味道ಥ_ಥ

阿鏡:


Tony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只是装装样子,“Pepper,可怜的Pepper,有跟踪狂在骚扰你?”光看表情就知道他清楚得很对方究竟在指什么。

女子拉起了唇角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看,“别装做你不知道这件事——更何况就算是跟踪狂,那也不是我的。”她的眼神紧紧地锁定住Tony的,完全不给他一点逃避的机会。

“你要我怎么办呢?我已经拉黑他了,没有他的联络方式。”Tony摊摊手往椅子靠翘起二郎腿,吊儿啷当的回嘴。

“我想Friday会很乐意帮你把他从黑名单里移出来的。”她的双手撑在桌上俯身,寸步不让。“不过不管你怎么个打算,我已经帮你约好了会面时间——后天下午三点他会过来,你自己看着办。”

Tony还是一副笑脸对着她,但是却压低了音量,“我不会出现的。”在这件事上头他非常的认真。

“Anthony Edward Stark,你知道Marianna需要他,你清楚这一点。”Pepper同样放低了音量,好让旁边涂鸦的小女孩不会发现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情势。“你不喜欢他,我也一样,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早就不是喜欢或不喜欢的问题——”

Tony没有再开口,这种受到胁迫的感觉让他十分不悦,尽管众人给予他的压力都是为了Marianna,然而他却无法冷静看待。“再一点时间我就能解决血清这件事。”

“但是Marianna等不起,她最缺的就是时间。”Pepper疲倦的放软了态度。

Tony何尝不知道这个,在Steve远走瓦坎达的时候他可以用对方毫无可能回来作为借口,然而现在Steve已经回到纽约,他还能自欺欺人多久?

“……我必须知道Rogers对这整件事了解多少。”Tony抿起嘴唇,手指无意识的点着桌面,她知道他这是将要让步了。“别做出那个表情,我还没决定要见他。”他瞪了Pepper一眼。

Pepper挑起眉向他微笑,“你是老板,你说了算。我会去把它搞清楚,明天你就能收到完整的数据。”她在离开前绕到了Marianna面前蹲下来和她说了一会儿小孩话,又偷了小姑娘两个脸颊亲亲,Tony对此大翻白眼。

在接着的数十分钟内他试图将自己沉浸在工作内,只不过想当然耳的取得了巨大的失败——他终究无法像他以为的那样在不得已来临时从容面对。Tony干脆的放下笔揉了揉太阳穴,深呼吸了几口。

“Daddy?”
“什么事,甜心?”
“你现在很忙么?”

Tony看了眼那厚厚一迭文件,转回去望着小女孩,“当然不。”只要是为了他的小姑娘。

“我画好一张图了。”Marianna骄傲的宣布,一点也不怀疑她的父亲会为了她的一张色铅笔画就立刻放下正在做的事情到她身边,而Tony也从未打破她的信任过,起身走到了软垫围出的区域边脱下鞋子,坐到Marianna的小工作桌旁。

这场面着实有些滑稽。成年男子坐在儿童尺寸的小木桌旁边等着个小女孩给他发表最新的大作,偏偏当事人们却真正的将它做为一件一等一的大事来看。

“你看,Daddy,我画了我们家。”Marianna的睫毛在阳光下又翘又长,她的外貌理所当然的继承了Tony和Steve的优点,但是任何人都能从她苍白的脸颊和嘴唇看出来她并不健康。小女孩把图画纸转了个方向,双手托着脸颊眼睛亮晶晶的等待爸爸的称赞。

她没有离开过这个大厦,从出生至今,她能接触到的就是这么点小小的地方,甚至不能自由的探索。她从Tony给予的资料里面见过沙漠和海洋,甚至万千呎上的高空和宇宙,然而最常出现在她的画里面的还是她的家。

画上的人们在客厅里各做各的事,显然这是Marianna印象中他们喜欢的休闲活动。Bruce在沙发上看书,Natasha穿着轻松的在瑜珈垫上压腿一边看电视,Peter和Thor凑在一起打游戏,Helen跟Vision则在厨房那儿捣鼓些健康食品,Pepper跟Rhodey还有Happy看起来像是在聊天。

画面的中央,则是Tony抱着小女孩读故事书。

其实不必Marianna向他解说他都能看出来谁在做什么——技巧拙劣,但是特点鲜明,她抓住了每个人的特征和神韵,甚至符合相对之间的比例,加上了一些粗浅的立体概念。

但是触动了Tony的却是Marianna画中透露出的安宁惬意。她画出的图并不全是开心的,那些打针吃药简直吓坏了她,但是要不了几天,她却又会软绵绵的拥抱每一个人,留在纸上最多的,那些她特别嘱咐要认真对待的,却还是这些`全家福',上面所有的人都总是轻松愉快的表情。

在Marianna的概念里面,这些人就是她的家人。她从未接收过这个世界上的既有概念,爱着她的这些人不过给予了她画纸和彩色笔,而她用她的方式理解了她眼中所有的一切。

她是个心软又容易快乐的小姑娘,而她值得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一切。

也许是Bruce和Pepper俩人连番的要求,又或许是那个人今天被提起的次数着实太多,但是他不能自己的想象若那个人也在这幅图画里面该是什么样。Tony从不否认当初他对他的爱,也不怀疑Steve曾经爱过他,可他不能确定的,是如今和未来。

“Marianna……”他放下图画,语气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在相处之间,他从未将小女孩当作个不懂事的孩子看待,“Daddy遇到了一些事情,而且不知道怎么办。”

他不认为询问孩子的意见会是什么可笑的事情——当然,这是在Marianna出现之后才有的认知。

她没有想到Tony在给予称赞前先问了问题,这在她短短的生命里从未发生过——这肯定是相当重要的事情,于是她也给出了相应的尊重,“是的,Daddy?”她认真的改变了姿势,将手放下微微坐挺了身体。

一大一小就围着儿童桌严肃的开始了对话。

“一个对Daddy很重要的人想要来见Daddy,但是Daddy不知道该不该见他。”Tony思索了一阵子之后将问题先简化到这个范围,看身旁的小女孩也开始思考,从旁边的大书包里头翻出了保温罐,给她和自己都倒了一杯茶。

今天准备茶水的是Bruce,薄荷茶的味道,很显然。

“他对Daddy有多重要?”Marianna抛出了问题,“谢谢爹地。”

“嗯……非常重要。”
“跟Marianna一样重要?”她很严肃的皱起眉,彷佛这是件严重至极的事。

“不,不可能,你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甜心。”她看上去松了一口气,“那跟auntie Pepper一样重要吗?”

“也许差不多。”Tony没有费力去解释Steve和Pepper之间的差异,对她来说还不太能明白爱情是怎么一回事。

“噢,我懂了。”她点点头,“那为什么Daddy不知道该不该见他?”

“因为……Daddy,嗯,不太想见他,但是又应该要见他。”
“为什么你不想见他?”

这下Tony没忍住揉开了小姑娘皱得紧紧的眉头,Marianna低头啜了一口茶,大眼睛直直的瞅着他看,“他曾经对Daddy做过很不好的事,”想了想,Tony又觉得似乎不大公正,“我们吵了一架,非常大的一架,Daddy也揍了他。”

“就像你们出任务的时候那样?”Marianna问他。

“……差不多。”甚至更凶。Tony摸摸鼻子。

“为什么你们要吵架?”她特别喜欢问为什么。“因为打游戏输了吗?”她指的是上次Thor离开前和Peter吵的架,北欧神明玩不过美国青少年,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开始了非常低龄的争吵——不过在Marianna心中,这大概是她能想到最严重的原因了。

“比那更糟糕的原因,亲爱的。”
“噢。”她抓过一只色铅笔和纸开始随手乱涂。“那为什么你必须见他呢?”

“因为如果他来的话,也许我和Uncle Bruce就能更快研发出治好你的药。”Tony不得不说他也有私心——假如Marianna可以期待的告诉他,她想要被治愈,想要获得健康,可以将他往前推,那么也许他就能自欺欺人得更久一点。

“如果他不来的话,你们就做不出药吗?”她却没有按照Tony的想法走,歪着头问。

“会很困难。”Tony承认。
“但是你却不想见他?”Marianna抿紧嘴唇,这件事对她的小脑袋瓜着实有点困难。
“是的。”

“对Daddy而言哪件事比较重要呢?”她放下笔问,双眼干净又纯粹,是认真的询问而非胁迫他去比较。
“当然是你。”Tony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假如去见他,意思是你是打输的那个吗,Daddy?”

“怎么可能——”Tony失笑,但是他随即发现了有意思的事情。Steve如今对他而言,顶多算个前男友,差点结婚的那种。到底这么多年,他都在惧怕些什么?

Steve不可能是来跟他抢小姑娘的,对方没那个本事,况且他肯定是为了知道Tony需要他的血清而来。

“Daddy很讨厌他?”
“……我不知道。”也许有,也许没有,他说不出这复杂的感觉到底是为何。

“那么我觉得……”Marianna慢慢的说,仔细的说出她的想法,“我觉得Daddy应该自己决定,如果和他见面会让你非常不开心,那你就不应该去;如果和他见面更重要,那你就该去。”

所有人都告诉Tony,为了Marianna,你应该去;但是Marianna却告诉他,如果这会让你不开心,那你就不应该去。

“如果我不去的话,Marianna也许就再也治不好了哦?”Tony沉默了一会儿,问他。

“Daddy希望Marianna开心吗?”小女孩低下头继续画图,突然问了毫不相关的问题。
“当然。”

“为什么呢?”她又换了一种颜色。Tony可以看出画面上是一个褐色头发的男人牵着一个穿裙子的小女孩。

“因为我很爱你,Marianna,你是全世界最重要的。”

“我也希望Daddy开心。”她画了一个大爱心框把两个人圈起来,然后抬起头看向Tony,“因为我也很爱你,Daddy,你也是全世界最重要的。”

她清澈的蓝眼睛里倒映着Tony的身影,就像无数次以来的那样,全心全意的信赖和爱。


TBC.